食物如何雕塑我們的城市

video
做為人類,動物的一種,食物是我們不可或缺的。

Carolyn Steel認為:城市的建構仰賴著食物的交易鏈(距離)。17世紀前,倫敦作為一個最高層級的大城市,仍然遠遠小於現今規模。倫敦的迅速擴張,大約是在鐵路起步時,這理由不難理解-所有的食物可以藉由鐵路快速的進入城市。

人們可以從更遠的距離取得所需的肉類,於是,我們將農場、林地從生活空間越推越遠,換取更多大樓,更多城市人所需的生活空間。於是可怕的地景就此產生,你可以看到上海,你可以看到倫敦,你可以看到世界上所謂的大城市。

相對的,在第三世界的巴西,你可以找到城市中完全看不到的那一面,眾多的大型機具在廣漠的農地,種植我們每天的食物。於是我們的城市越來越醜陋,填充入人造物。

而食物,哈哈,卻成了一盒一盒微波食品、罐頭、加工品,我們更本不知道東西的原本樣貌,儘管,大部分的東西並不健康。


怎麼會這樣?

Carolyn Steel提出,我們應該省思我們的食物,從食物的角度去省思我們的生活。食物應該是快樂的享用,並且一起與親愛的人共享美食。建立所謂的 Sitopia = "food place"

Carolyn認為,我們必須粉碎我們的城市,在其中找回我們所失去的農地和森林。也許不用大,儘管可能是小型社區合作農場。至少,我們看見食物的來源,少一點汙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