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一群人,挺一群人,在宜蘭

找一群人,挺一群人,在宜蘭
文&攝影/大王  
還記得,三年前,菜舖子才剛開始不久,青松與阿寶兩位前輩來花蓮,參加鐵馬影展,討論農業的事,會後一起在小白屋,聊了我們在花蓮推動的在地購買。那一天,阿寶說「應該要遍地開花!」,每個地方,都該有人,為當地的農人銷菜、也為消費者準備菜。這其實也就是「社群支持型農業CSA(Community Supported Agriculture)」。做城鄉規劃許多年了,也覺得,這件事情很有意思,有環境運動的味道、也有點像在搞社區營造。
我們從3個家庭的共同購買開始,一直走到現在,現在菜鋪子在花蓮,穩定地讓一群吃菜的人,長期支持著另一群種植的農夫。
雖然困難不少,有時挺累,但是心裡覺得爽快,總是樂在其中。

許多偏鄉社區感到好奇,覺得是個希望,時常會找我們去聊聊在做的事。
有一次在災區,八八風災過後不久,高雄內門的一個教會找我們去,那是一個山裡的小村子,農業是他們還想像得到的機會。
牧師找了許多農民一起來,大夥一起想想自己的未來。可能搞城鄉規劃久了,我看小村的未來,總是充滿希望,會後,牧師若有所感地說「很多這樣的小村,都該有個小舖子支持著…」。黃昏時刻,我跟牧師站在教會門前,一個阿伯騎著車爬上斜坡,叫賣著熱騰騰的菱角,還記得菱角真好吃,我跟菜菜子都好愛吃,我心裡頭想著,怎麼讓這件事變成可能?

這幾年下來,很明白,要讓一個地方長出一個支持在地農夫的小舖子,要順其自然才好,人和時間很重要,當一個想要這樣做的人,進到一個小村裡,最好是他的故鄉,他一定會呼朋引伴,用「吃」來讓種田的人繼續種田,讓小村的生活繼續那麼可愛。一個一個地找,慢慢地找夠一群人,這是最自然的過程了,也是最好的。隨著時間,慢慢就會長出來,我們菜舖子就是這樣。常有想搞CSA的人來找我聊,我總是那樣說,因為那是我會的方式,雖然聽起來有點兒像空話。我自己也常想,有沒有另外一種方式?讓農村快一點得到一群人的支持。在這麼混亂的時代,等待,有時會讓農村受到傷害。

去年底,青松與福山農場的楊先生來訪,我提起了「找一群人」的概念,也許,找企業是是一條路,企業有一群人。我建議楊先生可以試試,找企業合作,尤其是企業的福利委員會,如果企業願意把員工福利用在鼓勵「吃」上面,那將會讓農人得到幫助。

「企業長期支持農夫」,這是多好的事,道理也簡單,一聽就懂,不過,要讓它發生,似乎沒那麼簡單。企業經常都會認購農產品,不過那通常只是短期的公益活動,不是「長期」對「特定農人」的支持。而且多是好存放貨可直接食用的的食材,像果樹和稻米之類的。對於不容易保存、且要烹煮的食材,像葉菜與根莖瓜果之類的食材,農人的壓力很大,沒有長期穩定的一群人支持,賣不出去的風險,會令人受不了,慢慢就回離開農村。

對企業來說,要讓一群員工,長期地吃特定農夫的食材,是件不容易的事。要企業長期提供福利給員工,也得要有胸懷理想的企業負責人,才有可能。對平日上班忙碌的員工而言,要時常下廚,等於改變生活習慣。找企業一群人的困難多,又不認識甚麼企業,摸不著頭緒,只好一直放在心裡頭。

去年底,我到台東上樸門的生活設計認證課程,認識了一位同學,就坐在我前面,他就是Eric,「豐藝電子公司」的負責人。Eric從小在宜蘭長大,這幾年,他跑到一個雪山下的小村子,大部份的時間待在村子裡,每天想著,怎麼讓自己的員工,用「吃」,支持這個小村、還有故鄉的其他友善小農們。為了這樣做,Eric成立了一個非營利組織「日和基金會」,推動「企業支持型農業ESA, Enterprise Supported Agriculture」。要讓他的企業員工,支持農人們,守護他的故鄉。在村子裡,他總是滔滔地說「小時候」,在山下田間,在小溪裡,那些快樂的事。我也在很乾淨的村子長大,很會釣青蛙、還賣過青蛙,我懂Eric為什麼這樣做。Eric實在太棒了,帶著自己身邊的一群人,搞CSA挺農夫。

大約半年後,一個下午,Eric和Cheer夫婦到菜舖子找我,一起聊了彼此在宜蘭和花蓮,各自的努力。他們問我「要讓一群人,長期支持一群農夫?最大的困難是甚麼?」
我說「要能滿足餐桌上的需要,多樣性與好品質最重要,這個難度最高,如果沒做好,縱使有滿腹崇高的理念,也會失敗的...」
這話,我想都沒想,因為,那可是我們每天要面對的不可能的任務。

那天,我們也弄明白了「企業支持型農業ECSA」面臨的困難,那就是,這一群人如果不夠多,就支持不了很多農夫,多樣性受了限,就不能滿足餐桌上的需要,然後,這一群人會愈來愈少,循環到最後,CSA就會瓦解。
需要更多企業的加入,才有成功的機會。Cheer大姊,個性率直爽快,說話總是一針見血,說「那好,我們負責找一群人,先給你一群人,然後,我們繼續找更多企業朋友,你來讓這一群人,長期支持宜蘭的友善小農,如何?」菜舖子在花蓮搞CSA,花了好大的心力,幾乎沒有餘力,我應該要推辭才對,在他們來之前,我是這樣打算的。不過,這太具實驗性了,如果能夠成功,那會是個超棒的典型,會有更多的企業跟進,挺農夫的新力量會出現,那可是件不得了事。因緣際會,怎能不說好。我把原本的打算拋到了腦後。說好了,「一起搞一個小舖子,在宜蘭,為友善小農賣菜」。
 今年八月,菜舖子開始為Eric的員工們每週定期送菜,先用在花蓮存在的CSA:一群農友、和一群吃菜的人,支持宜蘭。
花蓮CSA的農友,提供多樣化與品質穩定的食材,把企業第一群人穩定下來。同時,也讓花蓮CSA的吃菜的朋友,開始吃宜蘭農人的食材。每個月,我都會上宜蘭,和Eric一起與小農們找出路,跟儷娟和文卿說好了,他們要自己種黑豆、為我們做醬油,還要種芥菜和蘿蔔、為我們作福菜與蘿蔔乾;小顧的金棗園要收成了、很快,我們就會有自己的金棗醬;頭城農場的卓大哥,願意幫我們做米酒,用在宜蘭小農的有機米。一個一個,有機會我們就開始,慢慢來,準備好了,我們就來安排出貨。Eric也努力地呼朋引伴,上禮拜,大夥去了台達電,說了我們的夢想。也許只有幾個人懂得,沒關係,一個、二個,慢慢來,我們會一直說下去。
我們都不確定,還要多久,才能有獨立的小舖子,為宜蘭農人配菜,但是我們很確定,只要努力把菜送好,努力地呼朋引伴,當這一群人愈來愈多,那一天,自然就會到來,在宜蘭這片土地上。

如果,你是個企業人,這是一個很好的禮物,給故鄉的。你可以和Eric一樣,發起一個「企業支持型農業ECSA」,找一個願意操作CSA的團體,帶他們下鄉,和農人們生活在一起,為你的員工家庭準備菜、也為農人配送每日採收的食材,員工會得到健康,農人會獲得支持,你的故鄉,自然會被守護。插旗占地吧!跟Eric一樣,守住自己的故鄉。

原文鍊結:  Taiwan CSA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