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重慶市的Venlo溫室

1. 重慶山區的Venlo型溫室
中國重慶市的Venlo溫室
中興大學生物系統工程研究室陳加忠教授
在2011年7月下旬,我到達中國第四個院轄市重慶參訪,在一家公家的研究單位竟看到一座來自荷蘭的Venlo型溫室(圖1)。此型溫室的結構與環控系統與溫帶荷蘭的Venlo溫室完全相同。自鋼材、披覆材料、天窗、熱水加溫機等完完全全自荷蘭經由大半個地球運抵上海,再涉長江千里遙遠的到達重慶。在此內地的山城,搭建起此一公頃面積的Venlo溫室。
2. Venlo溫室內部
Venlo溫室的特徵是側面牆壁完整無側窗,依靠屋頂天窗的啟閉進行降溫。因此其降溫能力有其局限。在最佳作業狀況下,以外界風力配合天窗開啟角度,溫室內部溫度高於外界溫度2-3℃。其加溫作業是以熱水管進行熱傳遞加溫。只是荷蘭常見的人工光源在此溫室並未配置。
走進溫室看到的是另一個景象(圖2)。PRIVA公司的感測器仍然懸掛於地面上方。溫室地面長滿了雜草。但是溫室內白色的樑柱仍然完好如新。溫室內部安裝的內遮蔭網仍可活動運作,只有兼用作為搬運支柱之上方熱水管有銹痕。在溫室內側面的工作間(圖3),則可看到完整的給水、給肥系統、逆滲透淨水機、養液A、B桶與混合器,定比稀釋器、給水邦浦與配水管路等設備,這些設備都是完整成套。只有電腦作業室內的環控電腦已被移走。
3. Venlo溫室工作室
4. 第二家公司的使用痕跡
在溫室的一個側邊空間,熱水管已被拆除,改成植床支柱。此棟溫室在停用之後,又再承租第二家公司。第二家公司只有承租一部份的溫室空間(圖4),並拆下熱水管改裝成植床以種植盆栽。不幸地,此栽培計劃又是失敗,留下此使用遺跡。
溫室又一個角落空間則由第3家公司承租(圖5)。此公司在地面搭載阻隔板,內部裝填樹皮等人工介質以栽培大鶴花。但是此種改裝作業仍是無法克服高溫,因此也是以失敗收場。
5. 第三家公司的使用痕跡
6. 第一家公司的展示牆
在工作室的一面展示牆(圖6),陳列6片大型看板。褪色的圖片內容是自中央到縣級,各級官員觀察的合影。看板的左方一張火鶴切花的圖片說明此溫室興建之後第一次種植的作物。由照片中官員頻繁的訪視可知此溫室在當時所受到的重視。比照這些照片,再看看雜草叢生的溫室地面。此棟溫室的引進與結局代表著中國建立溫室產業的一個慘痛教訓。
7a. 重慶市全年日照分佈圖
7b. 重慶市全年溫度分佈圖
為何荷蘭或Venlo型溫室在重慶市落此下場?看看重慶市全年氣候分佈圖即知(圖7)。在每年11月至3月,大氣溫度低於30℃,火鶴花栽培尚有可能。但是光照時間不足,是此溫室之致命傷(圖7a)。在其他月份,大氣溫度加上3-5℃就是溫室內部白日溫度。尤其在7-9月此三個月份,溫室內部氣溫超過40℃以上(圖7b)。溫室已成為烤箱與蒸籠,除了雜草,其他園藝作物根本無法生長。
離開此研究所,回首再檢視此Venlo溫室,結構仍是如此完整,披覆玻璃透光率仍是如此良好,然而這是一棟在重慶山城無法使用的溫室。在中國華北、華中與華南,已見過這種沒有用途的荷蘭溫室。不料在中國第四個院轄市,在此山區,竟又見到此種溫室。
在二十一世紀,亞洲一些溫室工程學術領域落後的國家,如中國、泰國、馬來西亞與印尼,都可看到此Venlo溫室的蹤跡。共同的特徵是結構完整,但是內部地面無法種植作物。台灣在1980年代,韓國在1990年代都也是經歷此種引進與廢棄的歷程。所幸台灣已發展出亞熱帶溫室產業。反觀韓國,其溫室產業仍然無法獨立。
台灣的第一批Venlo溫室在1980年代出現於中研院,台大園藝系與台糖公司。十五年之後,台灣建立自主的溫室產業,也將亞熱帶溫室成為可外銷的產業。台灣已走過此歷史:自開始引進溫室,發現不適合亞熱帶氣候,因此廢棄不用。由此教訓再自立建立溫室產業。但是台灣公務機關為何不斷盲目再引入國外的溫室?為何無法自過去的發展得到教訓?事實的真相不在於學術真理,而是另一種可怕的心態。唯有不斷的引入國外溫室,才表示其研究單位有存在價值。為引進而引進以延續自己的公務生涯。引進的費用是公家,不是自己的薪水。因此學術真理又能如何?這就是2011年代的台灣農業界一些政客型研究人員的特質。在台灣農業界,學術專業或許是無用,但是亞熱帶的溫室發展歷程清楚地說明在工程領域,唯有真正的專業才有實用的設備與系統。
近年來,荷蘭夏天大氣溫度已超過30℃。此種Venlo溫室在夏天已無法維持作物適當的生長溫度。荷蘭溫室工業開始面臨炎夏的挑戰。或許這是此國家的溫室公司為了賺錢,不顧其他國家之氣候特性,強力外銷Venlo溫室的報應。
由Venlo溫室在亞洲的設置可以看出一個國家學術力量的盛衰。中國、韓國、泰國、馬來西亞等國家,原本無溫室產業,也無學術研究,因此盲目引入不適用的Venlo溫室,這是一個國家盲目探索所付出的代價。但是能否自盲目失敗中得到教訓?這也是國家學術力量的另一個考驗。
台灣公家研究單位仍然不放棄到世界各地尋找新溫室,再弄進台灣。這些人並不是不瞭解亞熱帶溫室之特質,而是為引進而引進。這種心態不是不懂溫室原理,而是已失去學術良知,以政客的心態擔任研究人員。
在重慶山區廢棄的Venlo溫室沈默的呈現,如果無法建立學術的專業力量,在國際競爭下台海兩岸的農業產業,已經不是「悲哀」兩字所能代表。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