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天津水上農場

中國天津水上農場
主持人:説起水上種蔬菜啊,也不是什麼新鮮事了,我們前段時間就曾介紹過杭州塘棲的吳洪偉水上種菜的事情。以前水上種菜大都是在南方,2008年的時候,天津市武清區的徐洪全把這項技術引進到了北方。不過當初徐洪全引進這項技術,是為了解決一個困擾他很久的煩惱。
徐洪全的煩惱就是,放魚種的時候,他家的魚苗總是遲遲不能下塘。(採訪)在我們天津地區富營養化的水體比較厲害。放魚種的時候總會遲於其他地方一個月左右。別看遲放這一個月,那可不是小事。每年中秋前後是賣魚最好的時候,別人都趕在這個時候撈魚,可徐洪全他們的魚還沒長成,錯過了市場,只能眼睜睜看著沉甸甸的鈔票流入別人的口袋幹著急。
採訪:價格很高的時候趕不上價格,等魚全長成的時候價格也上不去了,嚴重的影響到養殖的經濟效益。要減少這個損失,讓魚苗提早下塘,唯一的辦法就是把肥水變痩。徐洪全為此動了不少心思,也走了不少彎路,可始終沒解決好這個問題。 (撒菌和石液那段過程加快)一個偶然的機會,徐洪全聽説浙江的吳洪偉在水上種菜能處理水質問題,於是他特意跑去學習考察了一番,回來後借鑒吳洪偉的做法,在小範圍池塘內做起了試驗。
採訪:第一年我們做項小規模的試驗,特別好。
蔬菜種進水裏以後,它的根係就充當了清理工,魚蝦排泄的物質以及多餘的餌料分解後,統統被根係當成養分給吸收了,把這些富營養物質一清除,肥水自然變瘦了。
採訪:於站長:尤其是氮磷還有些硫化物之類降除的比例非常大,像氮磷可以降到25%50%左右,它的降解是非常到位的。徐洪全:再放魚種成活率特別高。原來水質差時,魚蝦生長過程中很容易生病,水好了之後,魚蝦少得病了,這也為徐洪全省了一筆買魚藥的錢。更讓徐洪全喜出望外的是,這菜還能帶來不小的收益吶。
  
採訪)收了四茬,每茬的産量有兩千斤到三千斤的量,四茬的産量就有八千斤以上,每斤按批發的價格兩塊錢計算,那就一萬多元的利潤。這筆額外的利潤可以支付魚塘的承包費和人工費,池塘再收上來的魚蝦就是純收益了,這樣大大降低了養殖的風險。徐洪全還發現這水上蔬菜特別受歡迎。(採訪)農技推廣研究員劉萬華:不用化肥,也不用農藥,沒有污染了,完全符合綠色食品的生産標準。消費者:而且吃的口感也特別好。消費者:我覺得還可以放心的。消費者:兩元一把便宜的喜歡的人很多。
 (主持人)水質一好,徐洪全的魚蝦苗就可以和別的地方一樣準時下塘了,也就不會錯過中秋賣魚的市場了,這困擾他很久的煩惱總算得到了解決。而且徐洪全覺得,這水上種菜不光處理了水質,還帶來了其他好處,於是決定由原來的小面積試驗改為大面積推廣。可沒想到,這攤子剛鋪開,問題就一個接一個的來了。2008年,躊躇滿志的徐洪全準備把武清和臨近幾個區上萬畝的水面都種上蔬菜。(採訪)我們組織了大批量的毛竹,為了就是一次性的把這産業做開,結果出現了一個問題。問題出在了成本上。水上種菜必須借助一個工具,菜才有著落,這個工具就是浮床。 2007年,徐洪全​​去浙江考察時,吳宏偉是用竹筏來栽種水上蔬菜的,就是先將兩根竹子綁在一起,菜苗插在竹竿之間的縫隙裏,然後再將幾組竹子綁成竹筏。徐洪全回來之後也參照著用毛竹來做浮床,卻忽略了南北之間成本的差異。在南方,很多地方都産毛竹,所以竹子的成本相對便宜,而將南方的竹子運到北方之後,這竹子的成本就漲兩三倍了。(採訪)(浮床)用了7根竹竿,每根竹竿三塊多成本,還沒算人工成本。再加上人工的費用,一張浮床的造價就得近三十元。剛開始做試驗的時候,因為浮床做的少,花錢總量不多,徐洪全沒覺得這是個負擔。可為了擴大規模,徐洪全一下製作了兩​​萬多張浮床,算下來花了近百萬,這把徐洪全前一年養魚掙的錢全搭了進去。賠了本錢的徐洪全意識到,要想把這個産業做下來,首先就得把成本降下來,得有自己的創新才行。徐洪全種的蔬菜和浙江的吳宏偉一樣,都是竹葉菜,也叫空心菜,這種菜本身就能浮在水面上,竹筏只是起固定作用。徐洪全就從竹子的用量上動起了腦筋,首先他把竹筏換成了竹框,這樣每張浮床可以省下來3根竹竿。因為北方水面不像南方那樣風浪大,所以浮床雖然輕了很多,但不會影響固定效果,還方便了運輸。此外,原來的浮床是用鉛絲把託管綁在竹竿上來固定菜苗,徐洪全把它們換成了尼龍繩,不僅便宜,還耐用。(採訪)鉛絲在很短的時間裏就會銹蝕掉,所以很容易脫落,這個是用尼龍繩串聯起來這些材料都很經久耐用,五六七年的時間都不會壞掉,可以循環使用,這樣很大的降低了成本。材料只佔成本的一部分,還有一部分是人工費。原來的竹筏製作繁瑣,無法批量生産,所以很貴。
第一步驟可以把這些託管串聯起來,可以一部分人首先做這項工作,這個竹架也可以單獨先生産出來。
竹架和托網再放到徐洪全設計的模具上一串聯就成了一張輕便的浮床,一週可以生産出幾千張浮床。工期短了,材料少了,還可以反復使用,這浮床的成本自然就低了。(採訪)相當於原來成本的四分之一。
主持人)經過徐洪全的改進,浮床不僅輕巧耐用,成本也大大降低了。不過徐洪全製作的大量浮床當年卻沒能派上用場。而且,不僅很多浮床閒置著,就是種下去了的菜,在南方能收四五茬,到了徐洪全這,也只收了兩三茬。這到底又是怎麼回事呢?導致徐洪全收菜少的原因,就是種得太晚了。空心菜是分茬採收的,一般是4月種下,到十月份收完,這中間能收4--5茬。可徐洪全的很多菜苗是到了六七月份才種下去,結果只能收兩三茬了。晚種的原因在於菜苗供應不及時。徐洪全去浙江考察時,吳洪偉是在土壤裏先育苗,然後移栽到水裏。剛開始,徐洪全也跟著採用土地育苗。可這在南方用的好的方法,到北方就不行了。首先是溫度問題,竹葉菜發芽最適合的溫度是16~28度,魚蝦苗一般4月初下塘,而蔬菜在魚蝦之前下塘,這就要求蔬菜得在三月份就要開始育苗。在南方,三月份的時候氣溫多在18度左右了,戶外育苗沒問題,而天津這時的氣溫一般在15度以下,種子即使能發芽,生長也緩慢。此外還有一個土地問題。採訪:種一畝菜所産生的苗種,只能供應三至四畝水面。需要大量的土地來育秧苗,現在土地很稀缺,真正獲得那麼多的土地資源很困難。
土地少再加上苗長得慢,這就導致很多池塘的菜種得晚,甚至無苗可種,做好的浮床就只能閒置,成本白白浪費了。這可把徐洪全鬱悶壞了。如何才能解決好苗的問題呢?徐洪全找到了專家,在一段時間的探討和試驗之後,徐洪全開始採用溫室大棚進行工廠化育苗。採訪:那邊是一個燃油的鍋爐,底下盤的供暖管,通過水的循環達到加熱的目的。也就是説砌這個平臺一方面是為了方便操作,另外一方面它下面的空間是用來加溫的。加溫後的平臺可以從二月份就開始育苗,比戶外足足提前了近兩個月。而且溫度一高,苗的生長速度也加快了。 
採訪:這就是栽了一個禮拜下去了,不到一個星期今天是到第六天的時間,這些秧苗生長得很快。
原來戶外要20多天才能移苗,大棚內只要長到15天左右就可以了。原來能育兩茬的時間現在可以育四茬了。不過,光靠提早時間和縮短週期,還不能完全解決菜苗供應不足的問題,徐洪全還採取了一個措施,就是加大了種植密度。一般來説,密度一大,苗就容易因為營養缺乏長得瘦弱,可在徐洪全的大棚裏,同樣的面積比戶外多種了近一半的菜苗,卻依然長得很好。
採訪:這些都是基質,這種基質很特別的,是生物發酵的一個産物。
密植的秘密就在這栽種菜苗的基質。這些基質裏含有蔬菜生長所需的氮磷鉀等各種營養物質,平時只要澆灌清水,就可以獲得足夠的營養,而且還可以循環利用一兩年。
採訪:很短的時間可以走一茬,而且不用再翻地除草。立馬可以播種下去。種得多,收得快,苗供應不足的問題得到了緩解。而且這育苗方法一改變,菜苗移栽後的成活率也高了。為什麼用基質​​育苗移栽後的成活率會比用土壤育苗高呢?這和菜苗的根有很大關係。以前,土壤育苗時,經常會出現苗移栽後沒過幾天就蔫黃死掉的現象。反復觀察試驗後,徐洪全認為,原因主要來自兩個方面,首先是用土育苗容易傷根。
採訪:土地稍微有一點板結,就會出現在取苗的過程中斷苗,這種秧苗都很嫩的,稍微掌握不好就會斷掉。根斷了,移栽到水裏肯定活不了了。為了保證取苗時不斷根,徐洪全就採取過連土塊一起拔出來的措施,然後再把根清洗一下,不然土會擋住根的呼吸。
採訪:帶著泥下到池塘中以後很容易根就爛了,這苗就報廢掉了。
即使清洗乾淨,苗移栽後成活率還是不高,其中的原因,就是用土育出來的苗都是土生根,移栽到水裏之後存在著換根的問題
採訪:移栽到水面上以後它還要脫落重新再長出水根係來,所以這個過程需要至少三五天的過程,秧苗的恢復就很困難了。
在換根的三五天裏,菜苗只能靠水上部分的葉片來提供養分。一旦遇上大太陽,就很容易枯萎掉。可是採用基質育苗後,這些問題都得到了緩解。首先基質很疏鬆,所以拔苗的時候就不容易傷根。
再者,要讓搬家後的苗迅速恢復生氣,就得讓菜苗在移栽前就長出水生根,這就需要在育苗就有個水環境,以激發苗長出水生根,這在土壤育苗很難做到,而基質卻能達到這效果。因為基質的結構類似海綿,能夠充分的吸收水分並保存住,根在裏面始終被水包圍著。
當然,這就要求基質育苗時澆水要比土壤育苗時勤快。
採訪:最大程度的讓它飽和水,能夠澆到什麼程度就澆到什麼程度。用這種條件培育的秧苗,就是要盡可能的多澆水,讓它水根係儘量的滋生。
不過,這給基質澆水也是有講究的,尤其是在種子剛播下去的那幾天,既要給基質澆飽水,又要不傷了種子。為此,徐洪全就專門琢磨了一個澆水器。
採訪:怎麼跟淋浴的噴頭差不多,這就是淋浴噴頭很簡單,基質很鬆散的,如果水太大會把種子衝出來,尤其在剛播完種的平臺上,必須用這個來澆灌。
蓮蓬頭噴出的細流可以慢慢的把水浸潤在基質中,達到最飽和的狀態,促進種子發芽並長出水根。除了工具,這澆水的時間也得注意。
採訪:在移栽之前每天都要澆,以保證它最大的含水量,可是在臨移栽,在秧苗15~20cm的時候,要停下三四天不要澆水了。咦,按道理臨拔前應該澆更多的水保持​​濕潤才對,原來在戶外育苗為了拔苗時不傷根,徐洪全在拔前還特意漫灌水把土壤泡軟,用基質育苗時怎麼反而要停止三五天不澆了呢?
採訪:停個三五天之後,基質很鬆散,很容易秧苗就能拔起來,這樣根係保存得很好,如果水分高,像後面這個,就很難拔起來,而且拔起來也很容易傷根,哎還真是沒這麼好拔。
原來基質裏面有草炭、蛭石、岩棉等物質,乾燥的時候很鬆散,一旦吸飽了水就緊了,所以必須控水三到五天,讓基質幹透。這樣把苗移栽的時候,就不會出現斷根的現象了,由於菜苗有了水生根,移栽到水面上後省去了換根的過程,成活率自然就高了,這可比用土來育苗科學多了。
採訪:一天最多不超過兩天時間,秧苗就可以返秧了。
主持人:苗栽下去後,活是活了,可徐洪全到各個池塘邊巡查的時候又發現了一個奇怪的現象,同批苗同期栽下去,長勢卻不一樣,有的能收四五茬,有的卻只能收兩三茬。
採訪:有的生長很慢,有的很稀鬆,產量也有很大差異。
徐洪全統計後發現,魚塘裏的蔬菜明顯長得要比蝦塘的好。找來專家一分析,才知道這和魚蝦餌料的投放量有關係。
於站長:投餵的飼料比較少,營養元素供不上,蔬菜生長也不會太好。
原來,魚比蝦吃的餌料要多,所以魚塘裏的養分比蝦塘的充足,菜的長勢自然更好。徐洪全還發現,蔬菜的採收量不僅和池塘的養殖種類有關,還和菜種的數量有關。
採訪:蔬菜種植密度過高的情況下,雖然密度高了,可它的產能下降,因為它的營養供應不足,它的成品率很低。
栽多了不行,可如果栽得少了,菜的營養是充足了,但魚蝦排出來的污物處理不完,水質變肥,魚蝦又會鬧病,這就達不到當初徐洪全水上種菜的目的了。要想獲得最大的效益,蔬菜和魚蝦之間還得有個合適的比例。
於站長:一般建議是放百分之十左右,像養蝦的池塘因為它前期餵料少,中後期餵料多,就建議蔬菜的放養比例一般在百分之五左右。也就是說,十畝的魚塘裏蔬菜種一畝,蝦塘種半畝就行了。不過,這一畝半畝的可不能都擠在一起栽,否則,就是比例合適了,菜也可能長不好。採訪:營養素不足,如果把它分佈開,它營養吸收的比較均衡,放在一起這邊的營養吸收完,那邊的營養要溶解過來很慢的。
菜均勻的栽在池塘上,營養一均衡,就能魚肥蝦美菜豐收了。
採訪:魚的產能比往年有所提高了,而且魚賣得價格相對往年要提高很多。另外蔬菜也體現很好一個經濟價值出來。
主持人:經過了兩三年的摸索,徐洪全在學習別人經驗的基礎上,進行了一系列的改進與創新,最終成功的把種在南方水面的蔬菜搬到了北方併發展壯大,不僅能給農民創造經濟效益,還帶來了一定的社會效益,我國人多地少,如果把一部分陸地的蔬菜種進水裏,耕地就省出來了,這可以更好的保障糧食生產的安全。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