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消失的蘭花王國

消失的台灣蘭花王國 全球市占暴跌至15%
報導/吳嵩浩 攝影/楊彩成、施岳呈 編輯/張富傑
台灣曾有「蘭花王國」美譽,但短短10年內,台灣蘭花全球市占率卻從50%萎縮到15%,無視於市場現狀的政府,每年依舊花大錢舉辦蘭展、編預算補助,找不到出口的蘭農擔憂台灣蘭花產業將走向終點。
2001年,全球每二盆蝴蝶蘭中就有一盆來自台灣,當時台灣蘭花總產量2000萬株,市占49%;花卉大國荷蘭的產量僅100萬盆,是台灣的1/20。
2006年,台灣蘭花出口從2,000萬成長到接近3,000萬株,反觀荷蘭,5年時間爆增58倍達到5800萬株,數量遠遠超過台灣,荷蘭的市占也跨過50%門檻。
去年,台灣出口量約4,000萬株,全球市占卻大幅下滑到只剩15%;荷蘭卻快速突破12,000萬株,正式拉開與台灣距離,並取代蘭花王國的地位。
實際上,近年來政府只敢對外宣布,台灣蘭花在美日市佔率領先其他出口國,對全球市佔落後之事隻字不提,每年舉辦蘭花展,官員開心慶祝產業成長,卻隱瞞痛失蘭花王國美名事實;而蘭農們心中明知產業困境,卻以領取補助做為解決困境的惟一方式,恐怕都成為扼殺台灣蘭花產業的共犯。
朱敬一倡議循哈雷模式
說政府沒有關心台灣蘭業發展,其實也不恰當,行政院政務委員朱敬一,近來就多次對蘭花政策提出不少建議。朱敬一表示,台灣蘭花一路成為全球蘭花育種與規模產製創始者,都是農民一步步拚出來的,他建議政府應該協助蘭農,到國際市場爭取專利權登記,因為現行國際市場,大半數受歡迎的蘭花都是台灣配種研發培育出來的,取得國際專利就能協助農民解決資金並延續培育技術。
第二個方向是協助蘭農建立行銷觀念,一定要有國際市場導向、國際消費者導向。他舉例,台灣人買蘭花喜歡紅色,但歐美日市場則喜歡大白花,賣花不能只為了迎合台灣這塊小規模市場,應該要以全球市場為行銷觀念來建立產業。
再來是必須防商場間諜,台灣有些業者認為台灣把辛苦育種的成果,低價賣給外國不以為然,也有業者認為,他們不會把真正珍貴的新育種外賣。其實,有些農民覺得沒有價值的配種,對外國業者而言是如獲至寶,國際市場喜好度與台灣農民不同,因此在瓶苗販售上必須從市場角度對外人多所提防。
最後一項是台灣蘭花的品牌建立概念,應該以「哈雷機車」為方向,而非「紐西蘭奇異果」的品牌建立模式。朱敬一指出,有些專家研究紐西蘭奇異果育種改良、品質管制、產銷分軌、國際推廣、利潤分紅等制度,然後試著將這個模式套用到台灣蘭花上,但是,奇異果生長季短,沒有複雜孕育、接枝、配種問題,在標準生產流程掌握果實規格下,紐西蘭很容易維持品質,定價與行銷策略就單純多了。買蘭花的人是為了賞花,但人人美感不同,蘭花要吸引不同國家市場就不能有統一規格,同一種蘭花看久了也會膩。因此品牌建立要像哈雷機車,標榜「全球沒有兩輛哈雷機車是相同的」的訴求,才有辦法做好蘭花的國際品牌行銷。
加速研發新品甩盜版
朱敬一的看法對蘭農而言,有些是被認同的,但官方執行單位能做多少令人質疑,更不用說其中有些觀點同樣受到蘭農的挑戰。以爭取國際專利為例,業者普遍認為出發點正確,但爭取過程曠日費時,一般農民根本無力應付,而且爭取到專利後對品種保障也不見得有幫助。
「大陸目前已是前三大全球蘭花生產地,專利權在大陸起不了作用,大陸生產蘭花供應到大陸市場不受管制,即使在國際市場,往往也求償無門。」一位蘭農雖然不反對政府協助農民爭取專利,但認為這不是解決產業生存之道。
農試所所長陳駿季曾指出,國際上的品種權具屬地主義特性,大陸品種權的申請恐怕是嚇阻大於實質意義。此外,就算台灣蘭農取得法律勝訴,纏訴時間過長、賠償費用也無法補足損失。
業者舉例,台灣其實有人非法帶著品種、技術與資金到大陸發展,但他們面對的問題是,大陸遭辭退的工人常隨手一抓就帶著新品種蘭回去接枝,甚至利用晚上把整株新種偷挖走,隔天人也不來上班了。
雖然大陸在2000年通過種苗法,但大陸農民不懂法令,況且接枝種花門檻不高,工人搞不好還會因此找出新品種大賺一筆,想在大陸透過專利權保護權利的想法似乎太天真。
陳駿季則建議,台灣蘭農要解決品種盜版問題,應該朝加速新品種推動前進,因為盜版業者的蘭花要賣到市場需要三年時間,蘭農如果能在仿冒品推出的同時再推出第二支新產品,就能與盜版業者抗衡。
此外,大陸本地蘭花產業在當地政府培育下,目前也成為台灣最強勁的對手。以位於台南,且是國內最大的台蘭生技園區為例,一平方公里土地內有四十一家蘭農,但大陸單一蘭農占地就有一.八平方公里大,產量自然驚人。
而大陸十二五計畫中的「富農政策」,也明訂由政府興建溫室,甚至要求省級以下幹部到台灣,都得到台南的蘭花生技園區考察,可見大陸對蘭花的重視。
種蘭不適用微笑曲線
還有人認為,鼓勵台灣蘭農申請專利、加速新品培育,其實都是向科技業看齊,套用的是所謂的「微笑曲線理論」,也就是研發新品種與市場通路銷售都是獲利最高的兩端,但這個理論不該套用在蘭花產業上。
事實上,農業產銷和工業產銷有很大的不同,因為工業產品多屬無生命產品,即使新研發的產品上市,可能影響到上一代的舊產品,但不至於讓價值瞬間降到零。
農產品受到買方市場趨勢限制,再加上花卉替代性高,也不是必要性農產,最上游的研發配種往往都得完全看最下游通路與市場走向,因此育苗與品種的研發很難像工業品一樣維持利潤。
台灣蘭業(簡稱台蘭)董事長許能舜表示,一盆蘭花要送到消費者手上,可分為品種、育苗、小苗、中苗、柚花梗、花株然後再送到通路等七個階段,過去台灣蘭農都從事品種到中苗四個階段工作,然後再將中苗以空運方式送到全球各地溫室,由當地業者抽花梗、花株,最後送進市場賣。
「台灣蘭農要把蘭花從研發品種到中苗,大約需要二年半時間,但出口到國外溫室後再賣給消費者,只需要半年,時間成本與風險幾乎都在台灣蘭農身上;而一盆蘭花如果賣100元,台灣蘭農只能收到30元,另外70元都被後端柚花梗、花株與通路業者收走,所以我說台灣人都很可憐地在做苦工。」
許能舜還指出,荷蘭所以能取代台灣成為蘭花王國,重要原因就是荷蘭本來就是全球花卉輸出大國,從中建立起的行銷通路與標準作業流程,讓不管什麼花種交到荷蘭人手上,轉眼間就能透過完整的行銷通路搶占國際市場。
「政府不斷鼓勵台灣蘭農種蘭花,但卻沒有為農民解決銷售問題,這是政府沒有找到台灣蘭農的強項及獲利空間最大之處,現在回頭認為專利權是蘭農的金雞母,卻又忽略掉大陸專利仿冒的問題,持續下去台灣蘭業自然會落後荷蘭。」
溫室獎勵政策如吸毒
除了許能舜點出政府與產業脫勾,更有業者暗指政府不斷以補助款等方式,維持台灣蘭業神話,實際上,神話早就破滅,只給魚不給釣竿的政策並不恰當。
業者指出,政府不斷鼓勵蘭農蓋溫室,再以獎勵溫室來支持蘭花產業的作法,大量提供低利甚至無息貸款,業者形容這就像吸嗎啡,讓蘭農必須不斷擴建溫室,才能以債養債,搞得溫室很大,蘭花種了賣不出去,最後得賤賣的窘境。
「一盆蘭花成本平均約新台幣140元,但台灣看得到很多一盆50元,或三盆100元的蘭花,賠錢生意怎麼會有人做?拿政府補助來過日子可能比較快吧。」
業者更指出,台灣官方號稱蘭花出口產值有30億元台幣,先不提這個數字是否灌水,光政府每年補助蘭農的經費就遠遠超過這個數字,由此可證明政府用補助方式來維持蘭花產業,如果沒有更積極作為,最後恐將泡沫化。
垂直併購待政府協助
許能舜則認為,政府應該更深入去理解產業的困境與後端行銷問題,同時在前端的上游研發同時補強,讓蘭農追得上國際行銷趨勢的同時,還能拿回通路主導權,才能徹底解決困境,贏回「蘭花王國」美名。
目前台蘭已在加拿大試著以併購當地溫室與通路方式,將供應鏈進行垂直整合,但許能舜表示,併購各地的溫室與抽梗廠,需要許多資金與技術,台灣的蘭農過去都不曾有這樣的經驗,最期待的是政府的支援與協助。
此外,他還提出台灣蘭花產業應該適度轉型,以台蘭為例,目前營收有三分之一來自蘭花相關保養品的製作與銷售,另外三分之一來自台蘭生技園區的觀光收入,只有不到三分之一的收入來自蘭花出口,而且毛利比前兩項營收來源低很多。
許能舜表示,在政府無法健全或解決蘭花產業上下游問題前,業者必須自力救濟,台蘭目前已公開發行,並預計今年內上櫃,但國內蘭花產業的組成結構幾乎全都是由花農,像台蘭這種資本化的企業非常罕見,如果缺乏強而有力的官方單位從旁協助,台灣蘭花產業恐怕將走向終點。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蔬菜對溫度日照條件的要求

蔬菜對溫度日照條件的要求
全日照  8個小時日照 瓜類、茄果類、豆類、山藥、豆薯(地瓜)。番茄、黃瓜、茄子、辣椒等喜溫中、強光性
蔬菜夏秋季生產,玉米、青椒、西瓜、南瓜、西紅柿、茄子、芝麻、向日葵類。
其次是根莖類,如:馬鈴薯、甜菜、胡蘿蔔、白蘿蔔、甘藷、山藥等等。至少需半日照,才能生長,芋頭雖喜歡全日照,但比其他蔬菜耐蔭。 
需要中等光照大白菜、甘藍、芥菜、蒜、洋蔥。 

長日性蔬菜白菜、甘藍、芥菜、蘿蔔、胡蘿蔔、芹菜、菠菜、萵苣、蠶豆、豌豆、大蔥、洋蔥。

短日性蔬菜豇豆、扁豆、莧菜、空心菜。         

中光性蔬菜黃瓜、番茄、茄子、辣椒、菜豆

菜豆

菜豆喜溫暖,不耐高溫和霜凍。菜豆種子發芽的適溫為20-30℃;在40℃以上的高溫和10℃以下的低溫,種子不易發芽。幼苗生長適宜氣溫為18-25℃。花芽分化的適宜氣溫為20-25℃,過高或過低溫度易出現發育不完全的花蕾、落花。

菜豆對光照強度的要求較高。在適宜溫度條件下,光照充足則植株生長健壯,莖的節間短而分枝多,開花結莢比較多,而且有利於根部對磷肥的吸收。當光照強度減弱時,植株易徒長,莖的節間長,分枝少,葉質薄,而且開花結莢數少,易落花落莢。

菜豆根系強大,能耐一定程度乾旱,但喜中度濕潤土壤條件,要求水分供應適中,不耐澇。生長期適宜土壤濕度為田間最大持水量的60%-70%,空氣相對濕度以80%為宜。開花結莢期對水分最敏感,此期土壤乾旱對開花結莢有不良影響,開花數、結莢數及莢內種子數減少。土壤水分過大時,下部葉片黃化,早脫落。空氣濕度過大會引起徒長、結莢不良。

菜豆具有深根性和根瘤菌,對土壤的要求不甚嚴格,但仍以土層深厚肥沃、排水良好的輕砂壤土或粘質壤土為好。土壤過於粘重、低溫、排水和通氣不良則生長不良,炭疽病重。菜豆喜中性至微酸性土壤,適宜的土壤pH為5-7.0,其中以州6.2-6.8最適宜。菜豆最忌連作,生產中應實行2-3年輪作。

菜豆生育過程中,主要吸收鉀和氮較多,還要吸收一定量的磷和鈣,才能良好發育。結莢期吸收磷鉀量較大。磷鉀肥對菜豆植株的生長發育、根瘤菌的發育、花芽分化、開花結莢和種子的發育等均有影響。缺乏磷肥,菜豆嫩莢和種子的品質和產量就會降低。缺鈣,幼葉葉片捲曲,葉緣失綠和生長點死亡。缺硼,則根係不發達,影響根瘤菌固氮,使花和豆莢發育不良。 耐陰半陰(大概3-4小時日照) 應選擇耐陰的蔬菜種植,如萵…

黑檸檬

黑檸檬
Dried lemons are actually limes and are used heavily in Persian Gulf and also Iranian cuisine where they add a strong bitter flavor in addition to sourness. They are made by boiling ripe limes in salt water, and then sun drying until the insides turn black. The outside color varies from tan to black. They are sold whole or ground.

Black Lime is a spice used in Middle Eastern dishes. It is made by boiling fresh lime in salt water and sun drying until the insides turn black. The outside color varies from tan to black. It is sold whole or ground.

黑檸檬實際上是使用萊姆,並且在波斯灣和伊朗料理中被大量使用,除了酸味外,它們還添加了強烈的苦味。它們是利用鹽水煮成熟萊姆,然後曬乾,直到內部變黑。外部顏色從棕褐色變化到黑色。他們可以整顆或切片販售。
黑檸檬是用於中東菜餚的香料。它是通過在鹽水中煮沸新鮮的檸檬並經天然乾燥,直到內部變黑。外觀從棕褐色變成黑色。
USE Black limes are usually used in legume, seafood or meat dishes. They are pierced, peeled or crushed before adding them to the dish. After cooking they become softer and edible. They can also be powdered and added to rice dishes. Powdered black lime is also used as an ingredient in Gulf-…

為何冰箱冷凍室非得是零下18度?

為何冰箱冷凍室非得是零下18度? 不少家庭的冰箱有led面板,可顯示冷藏室和冷凍室溫度。每次看到那個零下18℃,不少人,包括筆者在內就會禁不住提出一個小疑問:為什麼冷凍室溫度非得是零下18℃?最多零下1℃不就結冰了嗎?搞這麼低溫度實在是浪費電呢。

聰明如很多人是這樣推測的

百思不得其解,於是很多人,包括筆者在內就開始推測後面的機制了。冷凍室的零下18℃其實不費電,相反,它是節約電力的一個好措施。為何?

冰箱隔一段時間,內部溫度升高後,它就要啟動壓縮機,嗡嗡嗡的。頻繁啟動壓縮機不僅耗電,冰箱的壽命也會降低,還有就是很吵人。怎麼辦?簡單,先把冷凍室的溫度搞得低低的,比如零下18℃左右。


然後,冷凍室的冷氣往上走,來到冷藏室,如此,就能長時間保持冷藏室的溫度處於0到8℃以內了。

待冷凍室的冷氣散失過多,溫度升高到零下幾度時,再啟動冰箱的壓縮機把溫度再次降到零下18℃,如此,冰箱的啟動次數就變少了。

實際是這樣嗎?很遺憾,不是。

原因之一:不一樣的水

水到零度以下就結冰了,這是絕大多數人的認識。然而仔細一想,這不適用於冰箱的冷凍室。因為冷凍室存放的不是上百升礦泉水,而是各種各樣的食物。

食物中含有大量水這沒錯,但這些水同時含有大量的鹽、糖等物質。就像每1升海水中大約含有35克鹽,所以平均起來,要到零下1.33℃時海水才會結冰。

因此,要想把食物凍結,並不是溫度只要達到水的冰點就可以,得保證足夠低的溫度,食物中的水才能凍結,這很重要,因為食物中只要有液態水存在,這就等於是為各種細菌的繁殖提供了必備條件。

圖為牛肉薄片在不同溫度和不同時間內測得的牛肉中凍結水量的曲線。

當牛肉薄片的溫度為零下4℃時,只有70%的水分被凍結;溫度下降到零下9℃左右時,也還有3%的水分未凍結;即使牛肉薄片的溫度降低到零下18℃時,也不是100%的水分都被凍結住。

原因之二:嗜冷微生物

根據微生物對不同溫度的適應範圍,可將微生物分為三大類,嗜熱菌、嗜溫菌和嗜冷菌。在食物的冷藏和冷凍過程中,我們面對的「敵人」是嗜溫菌和嗜冷菌。

一般來說,能引起食物腐敗和食物致毒的嗜溫菌,在低於3 ℃情況下不產生毒素,當然,個別菌種例外。

而對於嗜冷菌,一般得在零下10 ℃到零下12 ℃時才會停止生長。

有的黴菌甚至要到零下15~零下18 ℃時才會停止生長。

瞧,我們以為,零下幾攝氏度後微生物就被殺死或停止繁殖了,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