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養耕共生新聞


常在田間地頭摸爬滾打的胡益民被鏡頭“包圍”得嚴嚴實實。
稻田裡養起連魚鱗都能吃的魚“遊出”了國門;
荒山上種起“液體黃金”紅花油茶和乒乓球一樣大的楊梅
竹林、果園裡養起燉上3——4個小時都不會漂油的山雞
 
科技特派員在石雕之鄉浙江省青田縣,播撒科技的星星之火,漸成熊熊燎原之勢農家人腰包裡的票子裝得越來越鼓,房子越蓋越漂亮,車子買起來了……過上了多“子”多福的舒心日子。 
“科技財神”種下“搖錢樹”8月金秋,青山綠水中,仁莊鎮新彭村的一些村民在收割著金黃的稻穀,田間游動著紅色的田魚,或聚攏或分散,追逐嬉戲,十分有趣。
村民陳真堯高興地告訴環球網記者,他種養了16畝田魚,每畝可以收割稻穀1200斤,捕撈田魚300多斤,每斤田魚能賣到30元,一年下來有十幾萬的淨收入。如今,仁莊全鎮稻魚種養面積6000多畝,年產田魚600餘噸,稻米270萬斤,產值4000多萬元,帶動全鎮人均收入增加2000元。
仁莊鎮已有1200年的種養田魚的歷史,但養魚一直只是農民種稻之餘的副業,開春時舀幾碗魚苗放入稻田後,就不再理會,任其自生自滅,到年底有多少撈多少,一畝田一般只能撈上20公斤左右。仁莊鎮黨委書記章隆概括傳統種養階段的稻田養魚“科技含量低、田魚產量低、經濟效益低。
2003年,浙江省淡水水產研究所的胡益民入駐仁莊鎮,示範推廣了“稻魚共生,提高水位,增加放養量,科學配置飼料,加強科學管理”的田魚養殖新模式。胡益民對記者說,魚苗放養前期,投餵他配置的專用組合配方飼料。後期則投餵麥麩、米糠、豆粕、青菜葉等天然餌料。
魚在田裡找食物,覓食時攪動水體,翻動泥土,“就像牛在耘地。”村民現在不用做下地除草這最煩做的事,“那些豬毛草、鴨舌草不除去,它們就會和水稻搶奪肥料、地盤、水分和生長空間,現在好了,都給田魚吃了。
而聯合國糧農組織所關注的也正是這一點:稻穀可為魚類提供遮陰和有機物質,魚類又可以為水提供氧氣、吞食有害昆蟲、有益於養分循環。
2005年,青田“稻魚共生系統”被聯合國糧農組織列為世界農業遺產。稻田裡怎麼養魚,吃起來味道好不好?抓住人們的這種好奇心理,當地不少農民投資辦起了“農家樂”,讓遊客自己動手餵魚、捕魚、燒魚,上海、杭州、溫州等地慕名而來參觀的遊客絡繹不絕
“魚民”熏曬的田魚乾,被華僑們帶到西班牙,帶到意大利,遠遊西歐……價格達到每斤150元,仍然供不應求。
做給農民看,帶著農民幹,科技特派員將大量先進實用技術、優良品種和生產開發性項目導入農村,輻射到千家萬戶。
2003年入駐仁宮鄉的浙江省農科院的程岩興,是一個“萬金油”式的特派員。他指導農民種楊梅、蔬菜、西瓜、草莓、梨棗和紅心柚,引進了鵲山雞、波爾山羊等品種。他研究成功楊梅的保鮮時間最長可達56天。
2004年入駐章村鄉的浙江省農科院的包崇來,多年來一直致力於發展章村鄉的蔬菜產業,章村鄉的茄子現已發展成為當地年產值500萬元的一大特色支柱產業。
2005年入駐小舟山鄉的浙江工業大學的鄭精武,指導村民引進了非常有前景的種植產業—中草藥薑黃種植,畝產值可達1萬多元。同時在稻田養魚的基礎上推廣了“水稻-田魚-茭白生態套養模式”的新項目。
2005年入駐禎埠鄉的萬里學院的陳忠法是全國優秀科技特派員,他以“公司+基地+農戶”為模式推進產業化發展,在竹林、果園裡放養山雞,這種放養的“高湖馬蹄雞”燉上3~4個小時也不會漂起一層油。青田縣委書記徐光文對此非常興奮,他說,青田農業主打田魚、楊梅、油茶三大產業,這些產業投入大,見效比較慢。他鼓勵農戶多養好吃不會漂油的雞,多上一些“短、平、快”與長期收益相結合的項目。2007年入駐臘口鎮的浙江省農科院的胡張華,在臘口鎮張莊村建立了“心香”牌迷你小番薯和紫番薯科技示範基地。 “心香”迷你小番薯憑著“樣靚味正”、香味特殊、口感香甜而不膩的優點,價格從每公斤1.5元上升到每公斤4元,畝均產值達到4000元。
轉載自:青田田魚環球網浙江頻道8月27日青田訊(記者章再亮​​)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