廚餘回收

廚餘回收

2013年4月27日,一眾保良局百周年李兆忠紀念中學的環保義工幫忙向超過300位親子宣揚廚餘減廢的訊息,介紹秋風社企在川上農莊的各種廚餘回收方法,以及展示「蟲魚菜」廚餘回收屋。活動由香港青年協會主辦,目的是鼓勵義工服務和推廣環保觀念。以上短片可以讓大家回顧當天的活動。
特別鳴謝西西慷慨幫忙剪輯短片。




我感謝星展社企優化基金近二十萬元的資助,為秋風社會企業解決本港廚餘問題打了一枝強心針。藉著這筆款項,秋風將於今年九月在香港中文大學聯合書院建立一套專業版「蟲魚菜」廚餘處理教育設施,並聯合中大農業發展組的同學善用飯堂廚房的廚餘在校園養魚種菜。此外,我們亦會建立一套流動迷你版「蟲魚菜」系統於五至八月在各個地區作展示。其中,屯門區鄉師自然學校將會率先參與,讓學生透過「蟲魚菜」加深了解自己和食物的關係,從而在日常生活中減少浪費。



此次申請中,資金主要用作開發適用於學校、屋苑、社區中心及老人院舍的廚餘處理設施。尤記得一年前,我們早就收集附近一所小學的廚餘到粉嶺農莊製作魚糧及肥料,不過當時每當有人問我自己家不能食用的廚餘怎麼處理時,我都面露難色。生產肥料嗎? 每天這麼多的堆肥根本就不可能用完,植物每天都施肥會死的,更何況在香港蝸居內堆肥無論是臭味、空間、蚊蟲都是一個重大挑戰。因此,這次我希望為眾多環保有心人帶來新的希望,透過「蟲魚菜」系統善用公共空間用廚餘生產食物。試問「好睇、好玩又好食」邊會有人抗拒?



接獲資助的背後,我們要在年底前達成十個指標,包括銷售量、社會及環保效益等。故此,我們現時正積極向各個團體解說及展示。若然你身邊有任何人或機構會對此系統有濃厚興趣,請慷慨轉發及分享。

13TH MAY 2013



食得唔好嘥大家都知道和明白,但能真正實行並培養成習慣的又有多少呢?筆者向小學生進行環保教育講座,他們都異口同聲喊道討厭堆填區,轉眼間到午饍時間,我卻看著學生輪著將大半碟飯菜扔棄。



面對香港一日近3600噸的廚餘,由政府撥款的環保及自然保育基金至今至少資助了11個屋苑、14個非牟利機構及19間學校購買電動廚餘處理機消滅廚餘。這種廚餘機標榜能在數小時內將廚餘體積大幅減九成,快捷方便。然而,我們只是耗用大量電力將廚餘中逾八成水分蒸乾,生產出來的所謂「堆肥」又油又鹹,筆者在過往三年已經聽過太多劣評。大自然倒是有更好的妙法,食物鏈本身就是免電——透過三個簡單的步驟「蟲仔食廚餘、魚再食蟲仔、然後蔬菜吸收魚水的養份」,廚餘就可以直接用來養魚種菜。上星期六,我在柴灣青年廣場展示「蟲魚菜」系統時,看到孩子們圍著觀察這種能消化廚餘的奇妙益蟲「黑水虻」,期待蟲被魚食的一瞬間。我想是這種親眼見證廚餘被分解、餵大魚菜的經驗,讓他們深切體會到養份循環的意義,而反思廚餘為何仍要丟進垃圾桶。



為開發適用於社區且慳電有趣的廚餘處理設施,我在早前申請星展社企優化基金,將於今年九月在香港中文大學聯合書院正式運行第一套「蟲魚菜」系統,並會在五月起積極向學校、屋苑、社區中心及老人院舍介紹及推廣。









6TH JAN 2013



花鳥蟲魚展相片一覽。

6TH JAN 2013



12月22-27日,北區花鳥蟲魚展覽會。

昆蟲界有益蟲、有害蟲。然而,由於害蟲如蟑螂蒼蠅臭名遠播,又會傳染病菌,我們大部分人對蟲都有著一份戒心和恐懼。

事實上,並非每種蟲都是害蟲,自然界有很多益蟲默默耕耘,譬如蜜蜂製蜜、蠶繭吐絲,只可惜我們往往淡忘了。

試想像自然界每天累積這麼多的動植物屍體糞便,假如沒有昆蟲作為清道夫將這些有機廢物處理,我們的大自然早就成為骯髒的垃圾山。所以,這些勤勞偉大的益蟲都該收到尊敬及表揚。

不過,我們對美好的事物總是覺得理所當然,久而久之習慣了、遺忘了。直至,我們有一天忽然覺得它重要了,才會懂得珍惜。

黑水虻之所以重新被發掘,是因為現今廢物處理需求殷切,現有的處理方法在效率及經濟效益仍有待改善,而黑水虻能夠突破我們現有技術的瓶頸,將處理速度由一個月縮短至一日,且生產出高蛋白飼料,而更重要的是,黑水虻不會傳染疾病、滋擾環境。

17TH DEC 2012



黑水虻是否真的無法食素?

這裡首先衷心感謝TVB新聞記者用心的剪輯採訪,讓公眾對黑水虻有更多的了解。其實上,廚餘回收尚有很多的可能性,只要香港人集合各自的資源,廚餘問題並非無藥可救。

這段短片美中不足的地方,是誤解了黑水虻無法食素,以下給大家看一段黑水虻消化蜜瓜的片段,真相也就不言而喻。

http://www.youtube.com/watch?v=dUUw0GkqbjY

我們接著亦會與香港中文大學的教授共同研究黑水虻對各類廚餘消化的效率,以獲得更準確的數據與公眾分享。

為了讓更多人接觸和了解黑水虻,我們將會在粉嶺北區花鳥蟲魚展覽會2012 (http://www.ndfbifshow.org/)向大家展示黑水虻的面貌。

9TH DEC 2012



據環保署所出版的《固體廢物監察報告2011》,香港每日產生3,584噸的廚餘。近年來由於堆填區將近飽和,加上港人對興建焚化爐及擴建堆填區的排斥,社會上有很大的回響。其中我最欣賞是有食物銀行挺身而出,運用社會捐款將食得的廚餘交給有需要的人,這善舉最令人快慰。有好幾次有公司打電話給我回收廚餘,我還是勸他們打電話給地球之友,食得唔好哂。

當然,無人會反對首要係先減少廚餘,但事實上我們還是有太多唔食得既廚餘淨底。

早幾日,我出席了由香港工程師學會環境分部及香港廢物管理學會舉辦的”Challenges and Opportunities with Food Waste Management” 研討會,聽到各國專家提出厭氧堆肥、生物發電、飼料化等技術,實在獲益良多。故此,希望在這裡以我四年光陰積累的所見所聞,分析究竟香港適合行哪一種模式。

先來說堆肥技術,廚餘機在香港已逐步普及,政府亦將打算資助45個屋苑安裝廚餘機。儘管有人批評它耗電浪費,而且產生的堆肥無肥力,但我不得不說廚餘機簡單易用,是最為人所接受。由它來推動環保教育,建立市民分類廚餘的習慣,我個人覺得不失為一個好工具。當然,長久下去我們不可以單靠造肥料處理香港所有廚餘,在研討會中環境局局長便坦言以本地農業的規模難以接收十分之一的堆肥 (我讚賞新任局長的坦誠!),而我們也不大可能開發十倍面積的農地,所以堆肥化處理有其局限性。

生物發電的想法,就我接觸過的人都特別喜歡,也許是因為電力大家最用得著,又或者再生能源大家最為熟悉。但若然以經濟效益來考量,發電的效益是非常低,幾十年都不能回本,且香港電網屬中電港燈,縱有構思亦難以實現。再者,剩下來的沼渣尚要處理,除非政府大方闊綽,為環保不惜工本,否則生物發電的想法我會先擱置,數十年過後再重新思考。

談到廚餘飼料化,我發現台灣的專家特別推崇這個方向,一來其經濟效益最高,二來需求遠較堆肥龐大(試想植物每三個月施一次肥,禽畜卻一日三餐),三來營養保留得最完整。我知悉香港現時至少有兩家廚餘回收商向這個方向邁進,大都艱苦經營,希望社會能多體諒回收商的處境,多多幫忙和支持他們。大家需要明白回收廚餘不同回收其他垃圾有市有價,本身餿水飼料形象已經不好,我曾訪問過魚場主人,他說用廚餘餵魚,又咸又油食落唔知會唔會病,又怕會污染水質,一定唔肯用。而且,飼料做出來還要給人試一年半截,蛋白氨基酸不足又賣唔出去,怕口蹄病又賣唔出去,總之產品到最後講究質素,環保概念去到養殖戶統統說不通。

儘管如此,我還是相信飼料化是香港廚餘回收的出路,假如我們可以將三千幾噸的廚餘製成高蛋白飼料(蛋白質含量超過40%),在水產養殖業發達的廣東省幾乎不愁銷路,皆因魚粉的價格在近年內急速攀升,飼料商亦希望找到高蛋白原材料的替代品。惟有這樣,我們才能將所有唔食得的廚餘全數妥善處理,實現零廚餘的目標。而現在我正努力向這方向邁進,開發一種嶄新的生物科技,利用一種本地不傳染疾病的昆蟲光亮扁角水虻(Hermetia illucens),將廚餘在72小時內轉化為蟲體蛋白,不但蛋白質含量超過40%符合海魚要求,且含月桂酸等抗菌物質,有望在未來數年發展出一項能完全回收廚餘的新科技。我寄望這個技術從香港擴散出去,為世界各地解決廚餘衍生的環境問題,同時增加糧食供應,對抗糧食危機。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