價值農業

價值農業

產業的價值愈大,存在的價值也愈高,農業的多功能價值,為其他產業所難擁有,如果只從農產品的產值或價格來定位農業,就明顯忽視農業的重要性,農業應從社會(生活支持)、環境(生態服務)、經濟(產業價值鏈)等價值面向綜合檢視其貢獻,決定農業的走向。

一 . 外患內憂,臺灣農業作「繭」自縛

  101 年 , 臺灣農業年產值超過新臺幣 4,779 億元,其中農作物 2,229 億元占 46.6% ,畜產 1,485 億元占 31.1% ,漁產 1,062 億元占 22.2% 。農業從業人數約 54.2 萬人,農家平均每戶所得為 995,645 元。在我國糧食供應、鄉村發展及環境生態保育等方面,扮演極重要的角色。

  臺灣的農業政策,從民國 40 年代以全力生產維持糧食的穩定, 38 年開始實施「三七五減租」、「公地放領」,以「農業培養工業,工業帶動農業」的經濟發展策略。 民國 60 年代中期,農業政策調整為兼顧農業、農村、農民的「三農農業」,在小農經營的條件之下,農業與農村依然面臨衰退的困境。 80 年代推動生產、生活、生態為目標的「三生農業」,提高農業生產與改善農民的生活環境。但 70 年到 101 年間,農業生產年平均增長率僅 1.1% 。 行政院主計處的調查中, 70 年農業就業人口為 125.7 萬,農業占國家生產毛額( GDP ) 7.3% ,至 101 年農業從事人口為 54.4 萬人,農業占國家生產毛額 1.9% ,可見農業在國家整體經濟中地位的衰落與困境。

  多年來,臺灣農業施政的主軸一直在增加生產、降低成本、改善運銷上照顧農民,但又無法突破瓶頸,許多短期的因應措施,執行多年成為長期的政策,形成無法丟棄的包袱,而且愈陷愈深。

  農民人數眾多性質不同,各項補助為避免遺漏,常被要求盡量放寬條件,以致雨露均霑,形成農民福利 。在政府預算有限的情況之下 , 這些福利性質的支出 , 直接由農業預算吸收 , 不僅吞噬了農業發展正常的預算 ,致需要的農民所得不足,未有需要者平空獲利。農民、農民團體為獲得社會的支持,政治人物為爭取選票,媒體為製造效果,不斷向外傳達農民的辛苦無助,農民也陷入自己是弱勢族群,需要特殊照顧的情境中。每屆颱風後或產銷失衡時,媒體不斷報導,農民放下尊嚴,悲情訴求爭取補助。長此以來,農業給外界的印象是辛勞貧困,沒有前途的行業,年輕人望之卻步,情何以堪。

  全球氣候變遷、人口增加,糧食安全議題,及經貿自由化農業貿易戰,都受到全球關注。 國內外環境都在快速地轉變 , 但是臺灣並沒有相對的積極調適因應 , 臺灣農業 正面臨巨大壓力與挑戰。

價值農業的內涵,價值全民共享
(一)國際關注之議題:
1. 糧食安全。 
2. 氣候變遷。
3. 經貿自由化。
全球人口不斷增加 , 而糧食分布不均, 101 年全球饑餓營養不良人口依然達 8.68 億人。臺灣 101 年 綜合 糧食自給率僅32.5%(以熱量計算);地球暖化溫室效應加劇,極端氣候 , 世界各地洪水旱災不斷,生態環境的改變,影響農作物生產 。 臺灣 98 年莫拉克颱風,降雨量創新記錄,淹水、土石流、道路農田流失,計 673 人死亡, 26 人失蹤,農業損失逾 195億元。乾旱與水患已經成為全世界農業的夢魘; 我國於 91 年加入 WTO , 依據 WTO 公告,截至 101 年底,已有540個 FTA/RTA 完成簽署;韓歐及韓美 FTA 已分別於近 2 年生效,日本已啟動 TPP 談判,我國除中南美 5 個國家外,僅於 102 年 7 月簽署臺紐經濟合作協議及「海峽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後續協商,進度已遠遠落後競爭國家。
(二)國人對農業期望的落差: 1. 產銷失衡、問題不斷。 2. 食品安全未能把關。 3. 動物疫情未能掌控。 4. 農村衰落農民悲情。
臺灣農業技術優良,農產品為國內外所稱讚,但自有市場有限,農產品價格大起大落,農民、消費者、社會大眾都難以接受;近年來,國內多起因為原料或製程管制不當,而引發食品消費安全事件,米的標示不當,蔬果藥物殘留超標,魚畜肉類含抗生素,斃死豬加工等也經常發生,引起消費者抱怨與不滿; 86 年臺灣養豬場爆發口蹄疫,當時共撲殺豬隻逾 385 萬頭,處理經費 133.6 億元,估計產業及相關行業損失達 1,700 億元。 2004 年發生雞隻禽流感,此後不同類型禽流感(包括低病原、高病原)、口蹄疫經常發生。 102 年 7 月在野生鼬獾身上發現狂犬病毒,狂犬病毒陽性地區達 9 縣市 59 鄉鎮,引起國人的恐慌,對我動植物防疫檢疫的能力起了很大的質疑,其他如紅火蟻、樹木褐根病等都經常被媒體大幅報導;過去 30 、 40 年來,農村建設幾乎停滯,城鄉差距擴大,臺灣 4,000 多個農村社區,隨著農業衰退、年青人外移,農田荒蕪,社區殘破老舊,農村只剩下老人與孩童。直到民國 100 年,「農村再生條例」通過,才開始對農村社區規劃發展,希望提升農村生活品質,建立對在地產業、文化與景觀的重視,讓更多年輕人回農。

深入檢討臺灣農業陷入困境的原因很多,主要為:

1. 「產業」與「福利」糾葛不清。

2. 「劃地自限」舊思維難以面對新環境。

3. 「農老地小」成本高不具競爭力。

4. 「悲情農民」弱勢訴求及排斥心態難以進步。

二 . 「價值農業」:農業的「 經濟 價值」、「 社會 價值」、「 環境 價值」

  「三生農業」是在國內推行 20 餘年,輔導農民提高生產、改善生活、維護生態的正確觀念與執行,確實達到了政策引導的結果。如今透視檢討我們推動「三生農業」的內涵,基本上還是以農民為核心之「農業的生產」,農村的「農民的生活」,農場的「農業的生態」,非農民、農業直接相關,較少先納入農業政策規劃設計之中。其實,商品的價值由消費者決定,而品質、型態、加工、包裝、行銷 … 等,這都是農業加值的產業,非常重要,應該納入產業的發展。此外,農業的多功能價值,不應該在農業思維中被忽視。

  農業是經濟產業,更具有高度社會人文與環境生態的非直接市場經濟效益,其價值無法於傳統 GDP 來評量。 農業多功能的價值已是共識, 國際上農業產值之計算 , 雖然也以農產品出「農場大門」為分界點,但是許多農業先進國家,農業部門為真實反映農業對總體經濟及就業市場的重要性,將農業上下游關聯產業,編製「農業及關聯產業」(美、日)或「農業及農食部門」(英、加), 做為發展策略的參考依據 。

  農業多功能價值,主要可反映在「經濟價值」、「社會價值」及「環境價值」等三大面相 。 農業的「經濟價值」從生產到消費的過程中,支援、生產、加工、包裝、運輸、行銷的每一個環節都有投入,都有產出,也都與農業、農產品直接有關,形成「農業價值鏈」( Agriculture value chain ),它們的經濟價值可以計算出來。如果擴大與異業結合 ,產業 上下左右的延伸,如農機、肥料、飼料、食品、生技、疫苗、保健、資訊 … 等,「產業價值鏈」的價值將難以估計。
美國加州社區大學研究加州農業價值鏈 , 以農業支持﹙ Support ﹚ 、 生產﹙ Production ﹚ 、 加工及包裝﹙ Processing and Packaging ﹚ 、 行銷﹙ Distribution ﹚四大類面向計算農業的價值 , 2008 年加州農業價值鏈的總效益共 3,400 億美元 , 其中生產 364.5 億美元﹙ 10.72% ﹚ , 行銷 688.4 億美元﹙ 20.2% ﹚ , 加工及包裝 936.9 億美元﹙ 27.5% ﹚ , 農業支持 1,458.2 億美元﹙ 42.8% ﹚ ,可見農業的經濟價值並不在直接生產,而在上下游關連產業,我們一直在生產上著力,忽略其他農業鏈生產價值,當然事倍而功半,產業價值難以擴大。
農業與人類的生活息息相關,其社會價值建立在對人的生活支持( Living support ),如糧食安全、就業機會、健康營養、農村社會、農業文化等。許多開發中國家,農民及農業就業人口,超過全國就業人口一半以上,即使在已開發國家,農業及相關行業,在鄉村地區依然是生計的依靠,地方經濟的帶動者。
民國 100 年美國加州農業 共 提供 251.5 萬人就業 , 預估 5 年後尚可成長 15.9% , 達到 290 萬人 , 美國加州尚且如此 , 其他地區 農業的社會價值之大,可想而知。
農業本身就是一種生態環境,在土地、水、空氣、生物、景觀等自然環境的維護及生態系服務( Ecosystem services )衍生的效益價值,均非其他產業所能取代,應營造友善平衡的生產環境增加價值。例如亞洲水稻田在土地沖蝕、水源涵養、水質淨化、維護防洪功能、調節氣溫、提供水禽棲息及田園景觀之美等正面價值。水稻田是一特殊生態的人工濕地,水田周邊環境土地、水的利用,生態上相輔相成,可生產安全良質的稻米,水稻生產過程中水、土、植物季節的動態,形成季節性的農業地景,維繫當地生物多樣性及周邊微棲地的持續。
我國稻米生產成本高,為恐生產過剩,而實施農田休耕政策。國人食米量持續減少(101年 46 公斤 /每年每人﹚及加入WTO後稻米輸入,以致休耕田面積不斷增加,雖加以限制, 100 年休耕田面積依然達兩期 20 萬公頃,其中 48,343 公頃為連續 5 年休耕地,已形成長期閒置農地,而地主得到補助。以「價值農業」觀點來檢視,休耕不僅未有農業的「經濟價值」與「社會價值」貢獻,而且對「環境價值」造成傷害。 102 年農委會改變政策,規定連續休耕地至少需復耕 1 期才得休耕補助,復耕田生產進口替代、外銷潛力 、 地方特色之農產品,另予補助。據農糧署檢視,與 100 年比較,復耕地面積增加 31,360 公頃﹙水稻 2 期﹚,預估在「經濟價值」上,除節省政府補助經費 16.7 億元外,轉作﹙契﹚物產值增加 124.8 億元,延伸收益加工資材等約 53.6 億元,合計增加效益 178.4 億元;「社會價值」面,休耕田復耕加上周邊產業,擴大經營規模強化競爭力,可提供數千個工作機會,並且帶動當地農特產業發展。作物增產約 127 萬公噸,水稻 8.9 萬公噸,也使臺灣糧食自給率增加 0.6% ;「環境價值」面,復耕連續休耕地 3 萬餘公頃,農地經過整理利用照顧,不致荒蕪致蟲鼠叢生,對環境有正面的效應。以「價值農業」的思維認知農業,研定農業政策,應是國家、社會、農民共同期盼的永續農業。
農業是重要的產業,也是社會價值及環境價值的提供者與創造者 , 是農業的責任, 絕不可以輕忽。有些潛在性的負面影響,需要長時間累積才會顯現,容易被忽略。例如畜牧廢水不當排放、坡地濫墾、超抽取地下水、超用化學肥料與農藥等,雖然降低成本,但也賠上難以估計的社會及環境代價,如果事先評估納入政策規劃,可減少產業負面價值的衝擊,讓產業永續經營。農業的「經濟價值」 、 「社會價值」 、 「環境價值」會因產業型態、環境而有連動性,可能消長或互補。以休閒農業為例,休閒農業從農產品之中所獲得的利潤相當有限,遠小於他們以優良的農業環境,提供生活、教育及文化等的服務所得。

  未來的農業將是以價值為取向的「價值農業」,農業的價值愈大,產業存在的價值也愈高,農業的「經濟價值」、「社會價值」、「環境價值」三者不可以偏廢,他們結合的愈緊密,產業的貢獻也愈大,就是可永續經營又有競爭力的產業。

三 . 超越自我 創造臺灣農業新價值

  臺灣農業所面臨的問題,與其他的小農國家相同,但我國農民給國人的感受卻更為悲情 。我國小農農業成本高 ,雖然 在生產技術及管理層面很有成效 ,但 未來降低成本的空間不大 。小農缺乏大幅提升產品價值的能力 ,也難因應各種突發的狀況 。我國農民年齡偏高﹙ 經營管理者平均年齡 62.1 歲 ﹚,經營農地的面積小﹙ 平均經營的農地面積約 1.1 公頃 ﹚,農業經營 開創性不足 ,缺乏 競爭力。例如農產品產銷失衡問題多年不斷重複發生,卻難 對問題的本質解決,只頭痛醫頭、腳痛醫腳,臺灣農業難脫離現實的困境。
臺灣農業必須大破大立、破繭而出,才能突破這些長期累積的結構問題,將臺灣農業引導改變成為具高度價值,又有競爭力的產業,尤其必需要從農業界本身的觀念與態度著手,否則依然會陷在泥沼之中掙扎,難跳出自己織出的繭中。
知識經濟時代,高齡者在智力、體力、學習能力上,難趕上現代的需求,我國農業經營者年齡偏高,我們經常在電視上看到年青人或網友,協助 70 、 80 歲阿公、阿嬤收穫及銷售農產品,令人感動,但是這樣的人力結構,如何因應未來自由貿易的挑戰。
此外, 不同領域角度對農業的思維、價值的開創,有很大的差異,如果只從農業生產切入,決定農業的發展,將無法發揮產業的價值,也忽略了異業與企業參與的能量。 吸引年青人回鄉,提升人力,開放引進加值的能量,共同合作把農業價值提高,把競爭力提高,才是致勝之道。否則,以老農對青壯農,以小農對企業大農,以高成本對低成本,以產值對加值,這場農業貿易戰爭我們將毫無勝券。
農業的過程對社會與環境有深遠的影響,小農收入偏低是全球普遍存在現象,不該視為落後的象徵,實際上,農業的附加行業(如:加工、服務、流通、餐飲 … )的產值不斷增大,為何沒有加惠到辛苦的農民身上,如何減少中間損耗與流程,整合創意提高價值,都有助於農民所得的提高,消費者也可以獲得比較安心的農產品。農業不應陷於農產品本身價格的迷思,農產品價格並不等於「價值」,農業的價值是可以被創造放大 , 經過加值以後,創造出的新價值空間無限,更應加以開發 。有一位法國學者曾說 , 他們國家有一間公司 , 把塑膠、布皮剪裁一下縫起來 , 在上面印上兩個字「 L.V. 」 , 每個就售好幾萬美元 , 消費者還排隊搶著買 , 他們創造了品牌的價值 。
臺灣農業保護的意識十分強烈 ,許多照顧農民與保護農產品的概念,投射在 法規及政策中, 這些 不合時宜的法規及政策, 也同時限縮了自身的成長與發展,失去了競爭力 。 例如近來社會關注的食品安全問題 ,「糧食管理法」著重輔導與勸導,罰則較輕,「食品衛生管理法」隨時代在修訂,對食品衛生安全管理有嚴格的規定與罰則。長期以來,農民因循,米糧商不求改進 ,事發 ,才發現整個制度出了問題, 傷害了消費者也傷害了自己。 自由貿易化的大勢已不可擋 ,國際上 農產品流通的遊戲規則,已經由「保護」轉為「競爭」 ,各國紛紛 提高農產品競爭力 , 挑戰新市場 ,但 我國依然排斥,不願意面對新的挑戰 。我國 從加入WTO至今 已 12 年, 並沒有積極做好準備 ,如果依然不做改變,臺灣農業品市場,將在被迫開放後大幅被入侵,難以抵擋。
六十年來,政府為照顧農民,盡量避免企業與小農爭利,政府對企業界進入農業相關產業,並未予鼓勵或協助,企業與農業逐漸遠離,農民與企業間缺乏相互扶持的夥伴關係。至加入 WTO 以後,農產品市場逐漸開放,才發現我國農產品欠缺國際市場銷售的經驗與管道,國外農產品卻在企業連鎖的形態下,輕易進入我國市場。
臺灣農業一直關起門來打拼,不歡迎外界進入,自己也不走出去。近來「產業價值鏈」的概念興起,才開始思考如何利用我國農業的優勢,開拓臺灣農業的生機 。 也有人質疑,農業生產才是正港的農業,「產業價值鏈」只是幫助財團的藉口,對農民沒有好處。事實上,推動「產業價值鏈」並不是農業灌水,希望看到亮眼的數字 , 而是要把餅做大,增加農民的收入,也就是需求價值增大以後,供應原料的生產者自然獲利。從產業鏈中每一段的加值,來思考農業生產經營管理適當的模式,才能創造農業與農民最大的利益。
環境變化很快,人類的價值觀也不斷調整,社會價值與環境價值愈來愈受重視,先進國家也已經反映在商品上(各種認證),臺灣農業也將面對,我們不能一直在保價補貼中打轉。臺灣農業必須解除束縛,擴大格局全面革新,營造產業發展有利的條件,以價值的新思維,進行結構制度上改革,將農業的經濟價值、社會價值與環境價值,一併納入農業政策之中發揮出來。政府施政應與時俱進,加速農業角色及功能調整。
農業界人士應該跳出自限的框架,以 「超越傳統的思維」、「超越法規的束縛」、「超越農產的侷限」、「超越農民為焦點」 ,前瞻性思考臺灣農業的未來,讓臺灣農業更切合世界潮流與人民的需求,維護臺灣農業的永續發展。例如農業與福利政策分離,重建農民的尊嚴與責任;擴大農業的格局,跨領域與異業結合,拉出產業 價值;鼓勵青年與企業入農, 提供創新環境;運用在地文化及環境特色,地產地消, 農產業高值化 ;農地分級分區管理利用,加值內需市場,為小農產業注入經濟活水等。
四 . 結語
農業發展是以國家社會、人民農民及子孫未來的需要為終極目標, 未來 ,臺灣農業應結合上下游系統及相關產業成為「產業共同體」,促進農業轉型開創農產品新價值,才能突破現在的困境,營造新的契機。把農業價值的餅做大,化危機為轉機,照顧生產者,關心消費者,更注意農業的「社會價值」與「環境價值」,契合人民對農業的期望,使臺灣農業成為全民支持之在地化的生活產業。以「價值農業」的新思維發展農業,將可把臺灣農業帶入新的境界,在社會公益、環境永續的基礎之上,提高我國農產品的價值,強化競爭力。「價值農業」若能落實推行,以下的效益將逐漸出現:
1. 擴增農業整體價值、農民國家增利。
2. 提高農產品價值、強化國際競爭力。
3. 平衡產業利益與公共利益落差。
4. 創造就業、安定社會、帶動經濟。
5. 建立產業永續經營的架構。
6. 產業獲得更多的參與及人民的支持。
臺灣農業是要永遠在保護傘下偏安,坐待自由化的衝擊,還是勇敢地走出保護傘,打開心胸強化體質,接受自然的洗禮與滋潤,堅強起來面對挑戰,創造出臺灣農業的新價值,就看我們自己。
臺灣農業面臨的挑戰

臺灣農業進入「價值農業」時代

價值農業是農業的 「經濟價值」 、 「社會價值」 、 「環境價值」的綜合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