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香草之父尤次雄

臺灣香草之父尤次雄

用香草療癒了自己


文╱曾詠蓁 ‧ 攝影╱劉威震
偏頭痛讓他初識香草
陽明山有個時光香草花卉農園,是臺灣香草之父尤次雄親自打造的心靈園地,也是他教課的大自然教室。尤次雄曾在職場上打滾了十二年,三十多歲就爬到了副總的高階位置,但是看似屬於人生勝利組的他,卻失去了最寶貴的健康。
「職位爬得愈高,工作壓力愈大,我罹患了嚴重的偏頭痛,吃什麼藥都沒效,痛起來甚至會跑去撞牆,看能不能利用撞擊的力道減輕一點痛苦。」尤次雄表示,為了治療這個痼疾,他到處看醫師,甚至遠赴日本做腦血管、腦神經的檢查,診斷的結果雖沒有罹患腫瘤等病變,但是醫生鄭重警告他,若再不注意減輕工作壓力,遲早有可能會得到腦瘤。
這時正值一九九七年,日本颳起了一股研究Herb(香草)的旋風,香草餐廳很盛行,各式香草療法、課程也大行其道。尤次雄是在某個日本銀髮族博覽會的展場中初識香草,那時臺灣還是香草的沙漠,大家對此可謂一無所知。
一隻鳥激勵他繼續堅持下去
也許是因為罹患了醫師們都束手無策的偏頭痛,讓尤次雄興起了研究、栽種香草的念頭。回國後,他毅然辭去了高薪職務,回屏東恆春老家務農,種香草。開始時因為缺乏知識與經驗,第一次播種了五十幾種香草的種子,雖然很順利的發芽,但很快地枯萎了。
為了找出原因,尤次雄上國外網站蒐集資訊,也想找本土有關香草栽植的書籍研讀,才發現當時臺灣的相關資訊是如此稀少,這時深深體會到務農與在職場上衝鋒陷陣的生活是這麼不同。
「以前我在職場上努力拼鬥、爬到了可以呼風喚雨的位置,但是在田裡面對一株株倒地不起的作物,看到了自己的無能為力。」

這時尤次雄才三十五歲,還是可以在職場上發光發熱的年紀,以前的同行也在向他招手,希望他重回本行繼續奮鬥。尤次雄不是沒考慮放棄這個冒險的人生大轉行,他笑著回憶,是在偶然中看到一隻鳥兒,在天空即將泛白的破曉時分,耐心而努力的築巢,這個畫面卻意外地激勵了他:也許,應該給自己更多一點時間。
後來經過研究,他終於發現自己失敗的問題點:原來某些耐寒性的香草要到中秋節以後再播種,才能成功存活。於是那一年秋天他又重新灑了二十多種香草種子,不久後呈現綠意盎然情景的香草田,讓尤次雄再次確定,這就是他要走的道路。

留言